湖北稻花香酒业股份有限公司
白酒文化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技术工艺 > 白酒文化  
技术工艺
白酒文化

中国酒文化的艺术性

作者: 浏览量:497 时间:2016-10-25 13:47:56 

    酒,做为一种魅力无穷的胜饮灵物,历史悠久,几乎从人类的洪荒时代开始,酒就在人间大地上出现了。渗透到了人类生活的各个层面。从帝王将相到平民百姓,芸芸众生,无不倘佯在酒的海洋之中。其中一些酒狂、酒徒、酒鬼、酒圣 、酒仙 、酒神更是对酒如痴如醉。翻开人类的文明史,每一页都散发着酒的芬芳。无酒不成礼,无酒不见情,无酒不成乐,无酒不至哀,无酒不解忧,无酒不畅怀。
       放眼古今,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我们都能随时随地的感觉到酒的存在。它和欢乐者结为良友,为悲伤者视为知己;它让失意者超脱,更让得意者放达;它给寂寞者以安慰,更给孤独者以温暖;它既可以成为消极避世者自我保护的灵丹,也可以成为积极入世者奋发图强的妙药。
       
然而几千年来,酒在人类社会生活中历久不衰的广泛存在着,逐渐渗透到整个人类文明史中,在文学艺术创作、文化娱乐到饮食烹饪、养生保健等人类生活各方面都占有重要的位置,形成一种特殊的文化形式。
       
中国古代的四大名著是明清小说的巅峰之作,每部小说中涉及酒的内容数不胜数。史料记载,名作的作者们都贪杯,孰真孰假无需考究。重要的是他们给后人留下不少精彩的酒段子。

先说《西游记》,这是一部相对少沾酒的名著。可能这与佛家戒律有关。但在其第五回乱蟠桃大圣偷丹中,酒醉的大圣率性而为,大闹天宫,把整个天庭搅乱的像一锅粥,猴王的秉性表露无疑。内敛与大圣心中的正气和反叛精神终于被上界的玉液琼浆完全激发出来,这一回,大圣“诳骗赤脚仙,回身赴瑶池。变出瞌睡虫,放到运酒仙,自个开怀饮,带醉胡乱撞。误闯兜率宫,偷吃老君丹,酒醒闯大祸,潜逃花果山。不忘老朋友,在偷仙酒回。”乃至后来,大圣“东窗事发”,玉帝调遣十万天兵下凡擒猴,从而引发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大战。读罢,感觉就如烈酒灌胸后策马飞奔,纵情放歌那般豪迈。后来。猴王出家,法号悟空,重任在肩的他再没痛饮佳酿,故事也就从高潮滑向平淡。

大碗喝酒、大块吃肉不过是《水浒传》中那群血型男儿的家常便饭。《水浒传》中酒味弥漫,以酒会友,贪杯误事,借酒发挥、酒后闯祸的细节与段子比比皆是:像三碗不过岗,醉打蒋门神、智取生辰纲都是有名的故事。
        
故事主人公宋江很少喝酒,一旦放饮,总出乱子。第三十八回浔阳楼宋江吟反诗就是一列。浔阳楼上,宋江倚楼独酌,一杯两盏,愁绪上涌。这位郓城学吏,总惦记他日功成名就,衣锦还乡。但现在却被刺配江州,和一群草莽兄弟混。不觉感恨伤怀,接着酒兴,这位失意的“老大”于浔阳楼上涂鸦。他自比荒郊猛虎,无法出人头地的压抑心情溢于言表。意犹未尽之际,宋江酒性大发,题诗四句“心在山东身在吴,飘蓬江海漫嗟吁。 他时若遂凌云志,敢笑黄巢不丈夫!”牢骚发泄后还提名壁上,带醉而归。后来宋江遭小人诬告题反诗,身陷江州大牢。那顿酒饭不仅让他吃足苦头,还连累了好友戴宗。辛亏他的梁山同胞大闹江州,勇劫法场,才捡回一条命。从此,宋江只好免其为难的当起了山大王。正所谓“蓝桥美酒十数杯,害的公明险丧命”。

《三国演义》里头的酒更多勾兑了血腥、欺诈、勾心斗角、杀伐。《三国》中的酒是罚酒多于敬酒,酒里不是有毒,就是暗藏杀机,每次酒杯子一摔总有人人头落地。像关云长出战前热好的庆功酒还没冷却,华雄就已身首异处。像曹丞相赤壁船头对酒当歌之际,杨馥一句忠言就招来杀身之祸。《三国》里的酒总饮得人心惊肉跳。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第二十一回“曹操煮酒论英雄”。

两位未来的政敌——曹操和刘备在青梅成熟时节喝起了酒。刘备后园种菜,以为韬晦之际。多疑的曹操邀请刘备共饮,欲观其心。酒至半酣,操借故问备谁是当世英雄。刘备东拉西扯,乱点鸳鸯。曹操单刀直入曰:“今天下英雄,惟使君与操耳!”玄德闻言,手中匙盏惊落。适逢惊雷爆响,推曰:“一震之威,乃至于此。”操笑曰:“丈夫亦畏雷乎?”玄德曰“圣人迅雷风烈必变,安得不畏?”一问一答见两人心机算尽。足见酒桌之上险恶深藏。两巨头这个回合的较量,玄德借助运气逃过一难。

与《三国演义》不同,《红楼梦》里是敬酒多与罚酒。雪芹先生笔下的《红楼梦》中的人物多出自知书达理的宫宦人家,他们饮宴当然中规中矩,讲求雅兴。文人雅士饮酒自然以行令作乐,其模式有对诗、对对联、猜谜等。书中酒令情趣盎然。

《红楼梦》第二十八回,在冯紫英家的酒宴上,宝玉独出心裁地拟出一个新鲜酒令:“如今要说出悲、愁、喜、乐四个字,却要说出女儿来,还要著注明这四个字的缘故。说完了,饮门杯(各人用的酒杯)。酒面上(即饮完酒后)要席上生风(就眼前的东西即兴说出)一样东西,或古诗、旧对、《四书》、《五经》成语。“除了薛蟠外,席上众人均能出口成章。虽然言辞多为淫腔滥调,无实际意义,但也各自切合不同人物的身份、地位、性格和教养。作者同时也揭示了当时与上层阶级生活联系着的都市中淫靡逸乐的社会习俗,仔细玩味,这些曲令还隐喻了书中多数人物后期的命运——“悲”和“愁”的结局。“喜”与“乐”犹如昙花一现。

倒是薛蟠的酒令与众不同,满口污言秽语,相当搞笑。字字句句皆伏笔,这才是作者高明之处。即使宝玉唱的《红豆曲》中也可依稀辨出情人黛玉的倩影。《红楼梦》第四十四回中鸳鸯开出的酒令就更复杂难懂了,不过,“酒令大如军令,不论尊卑,违者受罚”的平等理念却深为人们所接受。即便现下,也是如此。

 酒在中国古代四大名著中好比一位隐姓埋名的主角。它既能为小说增添乐趣,也能“兴风作浪”,给情节推波助澜。如果没有作者们笔下的“好酒”,四大名著就像白开水一样,索然无味。

总结起来:《西游记》的酒最潇洒,《水浒传》的酒最血腥,《三国演义》的酒最阴险,《红楼梦》的酒最无奈!

 

返回 
  • 版权所有:湖北稻花香酒业股份有限公司 | www.dhx.net.cn | Copyright 1982-2018 All Right Reserved. | 备案号:鄂ICP备15022811号
  • 公司地址:湖北省宜昌市夷陵区龙泉镇 | 联系方式:400-895-9999 | 技术支持:尚大网络 |
稻花香
稻花香
稻花香
分享按钮